中国共产党新闻>>组织人事

独家对话·几代“海归”看变迁(5)

邓中翰:用中国心造“中国芯”

放弃硅谷的事业回国创业,研发芯片打入全球知名电脑公司

记者  肖潘潘

2009年09月17日08: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人物小传】

  邓中翰,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1968年出生于南京;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电子工程学博士、物理学硕士和经济管理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加入IBM公司;1997年在硅谷创建半导体公司Pixim;1999年应邀回国创建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承担“星光中国芯工程”,致力于数字多媒体芯片的研发和产业化。

  留学加州

  拿到理工商三科学位

  记者:看着您的简历,会在对您的“定位”问题上十分为难——到底您是技术型人才呢,还是商业型的、管理型的?造成困扰的原因正是因为您拿到了3个学位,成为伯克利建校130年来第一位横跨理工商三科的学生。您当时怎么想到这样度过留学时光?

  邓中翰: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出国的。我开始读的是物理专业,但1992年正值电脑从286奔向386时代,我每天都能感受到硅技术和信息技术最前沿的冲击。当时的风云人物,“摩尔定律”的提出者摩尔、英特尔的董事长兼CEO安迪·格鲁夫都毕业于伯克利电子工程学专业,受此感召,还在攻读物理学硕士的我决定同时攻读伯克利电子工程学专业博士学位。1995年,我到日本参加学术会议,却因为回美签证问题不得不滞留日本。在等待签证的7天里,我在东京街头闲逛。站在银座街区的路边,我想到,在中国人们的月工资仅有几百元,为什么有些国家会这么发达?穷国、富国、股票、企业、创新……无数问题一时间充斥了我的大脑。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去学经济学,搞懂这些问题。于是,回到伯克利的第二学期,我便开始兼学经济管理学。这种知识结构,让我在考虑问题时能够非常细密,为我后来的创业打下了坚实基础。

  我认识的成功“海归”,都是懂得抓住机会的人。出国留学是一个获得机会的台阶,一方面是学习国外的先进科学技术,另一方面是开拓自己的视野,“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走出去感受不同国家的文化与氛围,培养国际视野正是我出国留学目的之一。

  翩然归来

  打造中国的“芯片长城”

  记者:海外留学,给您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什么?

  邓中翰:我们留学的年代,中国还不像今天这么强大,国际还充斥着许多不那么友善的声音。我们在听到关于中国的评论时,心都是紧绷着的,把国家的形象当成自己的尊严来维护。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加倍学习,用更加优异的成绩来证明中国人的力量。在国外生活过学习过的人,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只有祖国强大了才有留学生在国外的尊严与骄傲。

  记者:您在什么情况下选择回国创业的?

  邓中翰:毕业后,我到了IBM工作,后来我回到硅谷创业,创办了一家名为Pixim的研制高端平行数码成像技术的半导体公司。1999年前后,我国芯片产业处在一个亟待取得突破的历史阶段,国家也在酝酿相关计划。我的导师、伯克利分校校长田长霖把我引荐给了时任中国科协主席周光召院士,周老向我描述了中国芯片领域的发展情况,把我介绍给当时的信息产业部副部长曲维枝。在他们的大力支持和倡导下,我决定放弃自己在美国创立的公司,回国创业。

  1999年10月1日,我应邀回国参加了新中国50周年国庆庆典。站在观礼台上我异常激动,同时也感到了肩上的责任:我应该为祖国的强大做些什么。当天下午,我和我的创业伙伴登上八达岭长城誓师,要建立中国的“芯片长城”,当时我们留下了一张难忘的合影。

  记者:对,那张合影后来被很多人提及,当其他人都在做出胜利手势时,您却手臂交叉,显得心事重重,为什么呢?

  邓中翰:我在想,虽然我们都在美国做得很好,可还没有为祖国做过任何有贡献的事。一定要用我们学到的东西,把中国落后了几十年的芯片产业推动起来,打造出我们自己的“芯片长城”。  

  10年创业

  国家发展带来最大机遇

  记者:马上就到新中国60周年国庆,也是您回国创业10周年,在这个过程中,您有哪些难忘经历?

  邓中翰:遇到困难和解决困难的过程让我最难忘。1999年10月14日,我们在海淀区北土城西路一间仓库里开始了我们的创业,但在此之前,我们甚至连注册公司需要先有办公地点、招聘员工需要北京户口等情况都不了解。

  在中星微走向全球市场时,我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攻克数字图像领域的鼻祖——索尼公司时碰的“钉子”。2001年,我们到日本索尼拜访客户。一见面,我们刚介绍完自己是来自北京的一家研发图像处理方面芯片的公司,索尼一位主管就说:“我们索尼有几千种这样的产品,几百个这样的专利,是这项技术的鼻祖。如果你想学的话,可以看看我们的展览和产品,但是我们没有时间听你推销产品,还有其他会议。”付出整个团队的飞机票、酒店等一系列的代价后跑到日本,本来约好了一个小时的见面,最终只谈了5分钟。出门时,我对同伴说:“I will be back!(我会回来的)”回国后,我们将这段经历与全公司的人一起分享,并鼓舞士气:“我们一定要打进索尼!”4年之后的2005年夏天,索尼新一代笔记本电脑上的摄像头已经跳动着我们“星光5号”。

  记者:您觉得能成为您那一代的留学生幸运吗?

  邓中翰:我们的成长成才离不开改革开放给予的机会。没有改革开放很难想象我们可以到美国留学,很难想象可以到硅谷去创业,很难想象自己的芯片公司可以到纳斯达克上市,很难想象我们设计的芯片能打入全球所有知名电脑公司。

  这是国家的发展给我们个人发展带来的重大机遇,让我们拥有了实现人生抱负的可能性与可行性,这是一种过去渴望实现而没有实现的幸福。在我看来,能将个人价值实现与国家发展相结合,是人生幸福的事。

(责编:姚奕)
相关专题
· 热点·视点·观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